美籍华人李文(李文彪:放弃中国国籍移民日本,现成为日本不要,中国不收的黑户)

最近在互联网上又掀起了一股新潮流:电子宠物。只不过此“电子宠物”,非是QQ企鹅那一类的真“电子宠物”,而是一个个真实存在的人。

一个大活人怎么就能被当作“电子宠物”呢?这不是侮辱人嘛!

还真不是!因为能被网友们称为“电子宠物”的人,可不是一般人,他们都是“润人”,即Run到海外的人的谐音梗。

这些“润人”个个怀着对外国的憧憬,放弃了中国国籍,想法设法跑到了国外,即使是当黑户也要实现自己的移民梦想,追求所谓的自由,同时还不忘时刻在社交平台分享自己“润”后的“快乐生活”。

但他们真的快乐吗?其实电子宠物这个戏谑的称谓就已经给出了答案。

前有饿死在日本的嘴硬王者王懿,后有流落街头大骂美丽国移民局的“甜甜圈”王【云.帆.学.社.】伟恒,一个个润人电子宠物们在社交网络上丑态百出,离开的时候有多自信,结局就有多狼狈。

而说起这些“电子宠物”们,就不得不提到他们中的鼻祖级人物:李文彪。

1.锦衣玉食的中国身份,也比不上“外国的月亮比较圆”

上个世纪五十年代,李文彪出生于上海一个小资家庭,家中有车有房,父母对他更是宠爱有加,不管是地上的宝贝还是天上的星星,只要是李文彪想要的,父母都尽力去满足他。

在这样领先同龄人百倍的优渥条件下,李文彪长大后自然也十分有出息,成为了一名高学历人才,毕业后就获得了一家外企的高薪工作,父母为了庆祝他的就业成功,还为他在上海购置了一套房产,出手相当阔绰。

而工作后的李文彪更是混得风生水起,不仅身份光鲜,还买下【云.帆.学.社.】了豪车、豪宅,工作之余就去各种高档场所消费娱乐,生活滋润得不能再滋润。

但拥有如此锦衣玉食生活的李文彪却始终没有感到满足,只因他心中有一个隐藏了很久的愿望,那便是移民海外。

李文彪成长的年代,正是境外舆论势力增长最迅猛的时代,也是各类“崇洋派”公知最猖獗的时代。

因此,李文彪从小就对公知们口中那个自由、平等的外国世界充满了向往,即使父母已经给了他良好的生活条件,即使他已经站在了大部分人的头上,他依旧认为自己可以过得更好,觉得国内处处充满不公。

只不过由于李父李母都是比较正派传统的人,对祖国的感情深厚,所以李文彪一直将自己的真实想法埋在心底,没有表露出来。

然而,当他进入外企工作后,心态却发生了巨大变化。【云.帆.学.社.】

在外企中,李文彪总是觉得洋人同事身上带着让他羡慕的“潮流”和“先进”,言谈举止都让李文彪觉得是自由文明的体现。

与此同时,同是中国人的同事也总在李文彪耳边吹嘘外国的好,给他讲述自己出差到国外时的所见所闻,大肆宣扬崇洋媚外思想。

这些影响大大刺激了李文彪的心态,以至于他再也无法将自己的内心想法隐藏下来,哪怕是要面对家里人的反对。

在这种着了魔一般的状态下,李文彪开始认真地计划起自己的“追梦之路”,并在37岁那年前往了玻利维亚,一举注销了自己的中国国籍,然后果断加入了玻利维亚国籍。

“梦想”实现后,李文彪开始了自己在异国他乡的快活日子。在他眼里,陌生的一切都是美好的,充满了新鲜感,让他在国内空虚已久的心得【云.帆.学.社.】到了大大的满足。

然而好景不长,李文彪期盼的外国生活,很快就给了他一个又痛又响的嘴巴子。

2.从贵公子到苦力工

在李文彪一直以来的认知中,普天之下,除了中国以外的每一个国家都是美好的乌托邦,只要成为了外国人,就可以得到想要的一切,可以成为文明的人上人。

所以对于玻利维亚这个陌生的国家,李文彪也充满了幻想,认为这里最自己只要改了国籍,就可以顺理成章地融入这里,过得比国内还要潇洒百倍。

很明显,在蜜罐子里长大的李文彪活到了快四十岁,还是个心智不成熟的天真“孩子”,对这个世界缺乏最基本的认知。

要知道,看起来风景美丽、文化多彩的玻利维亚,其实是一个从15世纪末起就饱受战乱的动荡国家,直到李文彪出生的十九世纪五十【云.帆.学.社.】年代依然在爆发武装起义,并一直发生着频繁的军事政变,时局长期动荡。

李文彪到达玻利维亚后,激动与喜悦让他丝毫没有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反而还优哉游哉地拿着积蓄四处游玩赏景,体验异族风情。

而过惯了富家子生活的他花钱大手大脚,没过多久就将自己的积蓄花得一干二净,但他还是不着急,自信地以为可以立马就找到一份比国内还要光鲜的工作。

然而当他拿着简历开始四处求职时,却无一例外的吃了闭门羹,原因是他不会当地的语言,不信邪的李文彪又跑了许多地方,但得到的结果都是一样:别人看不上他。

自视甚高的李文彪第一次体会到了巨大的落差感,但他依旧认为自己没有错,错的是那些瞧不起人的单位,只要他继续找,就肯定能找到一个满意的工作【云.帆.学.社.】

但是接下来,现实又再一次狠狠给了他一耳光。

这一天,找了一天工作依然无果的李文彪带着满身疲惫回到了住处,却发现自己的行李都被扔了出来,他立马气愤地找到房东理论,没想到对方比他更横,在指责他拖欠了房租之后,就直接将他赶了出去。

接下来李文彪辗转了几个旅馆,但都被人歧视地赶了出去,即使他拿出自己的玻利维亚国籍证明也是一样。在这个陌生的国度,没有人在乎他是李文彪还是马文彪,人人都将他视作异类。

这下李文彪彻底流落街头了,骄傲的李文彪怎么也想不到自己会有这一天。

很快,饥寒交迫的现实就让他低下了头。为了生存,从小十指不沾阳春水的他开始卖起了苦力,在玻利维亚的最底层挣扎生存。

在玻利维亚艰难地生活了六年后,李文【云.帆.学.社.】彪的生活依然毫无起色,这个国家的动荡与贫穷让他彻底绝望了。

而每每想到自己的家人和过去的锦衣玉食,就会难过地偷偷抹眼泪,对家人的思念无时无刻不在折磨他,但是一想到当初自己离开时的坚决和父母失望的脸,李文彪就还是梗着一口气,不愿回头。

在他的内心深处,“外国的月亮比较圆”依然是一条真理,只不过这个外国不再包括玻利维亚。在他看来,只要可以换一个国家,就照样可以东山再起。

李文彪锁定的下一个目标便是日本,一个在公知口中以文明和先进著称的国家,肯定不会像玻利维亚一样让他失望。

在为了目标又抡圆胳膊干了不少苦力之后,李文彪终于在2009年年底攒够了钱,然后立马满心欢喜的办了一张为期三个月的日本旅游签证,迫不及待【云.帆.学.社.】地离开了玻利维亚这个伤心地。

固执而盲目的李文彪想不到,所谓先进的日本,才是那个真正让他尝到后悔滋味的地方。

3.沦为日本黑户

初到日本的李文彪终究是本性难移,丝毫没有吸取上一次在玻利维亚的教训,只看着日本街头的灯红酒绿、高楼大厦,就激动得以为找到了福地。

殊不知,这个地方的繁华与他无关,而他想要的解脱和自由自此将彻底沦为泡影。

李文彪在日本稍微安定下来之后,当地人表面上礼貌谦逊的态度让他十分受用,加上都是亚洲面孔,亲切感扑面而来。

于是自信再次回到了李文彪身上,在玻利维亚失去的东西,他必定要在日本找回来。

这第一样就是地位和收入,而要获得这两样东西,他就得先找到一份工作。但是按照日本当局的规定,要想在日本【云.帆.学.社.】工作,他就得先取得长期居留证或者日本国籍。

对于李文彪来说,那肯定是选择日本国籍了。

于是他开始申请日本国籍,只可惜以谦和有礼著称的日本人在这件事上却变了一副面孔,冷漠地拒绝了李文彪的申请,他一次次试,结果都是一样,李文彪彻底懵了。

但留给他懵圈的时间可不多,吃饭的问题再一次摆到了面前,在日本没有合法身份,他的签证到期之后要么被遣送会玻利维亚,要么就成黑户,然后在东躲西藏中艰难度日。

比起落后混乱的玻利维亚,李文彪还是宁愿留在日本饿肚子,毕竟也不是没有经验,而且怎么想都觉得在日本饿肚子更舒服一些。

于是就这样,李文彪沦为了一个玻利维亚籍的日本黑户,为了糊口只能做一些最低贱的工作,勉强满足温饱。

但此时的他【云.帆.学.社.】还是留有一点不切实际的幻想,期待着有一天能时来运转,获得日本国籍,然后摆脱贫穷。

此时的李文彪却没有意识到,他早已年近半百,再也不是那个父母怀里备受呵护的孩子,心存幻想,只会让他摔得更重。

4.悔不当初,重新申请中国国籍遭拒

2010年,李文彪的日本旅游签证到期,怀着最后一丝期待,他再次向日本政府提交了转国籍申请,然后被驳回。

靠着自我安慰,他继续到处打黑工,赚取微薄的收入,但他终究还是高估了自己。

整整七年了,他从最初的满怀憧憬,到后来的落魄至极,没有享受过一天所谓的自由生活,哪怕自欺欺人,也改变不了现实。

在中国过惯了好日子的李文彪再也受不了这样的日子了,对家人的思念,对过去生活的思念时刻折磨着他,让【云.帆.学.社.】他悔不当初。

而随着网络的发达,中国被西方抹黑了多年的形象也终于得到了正名,李文彪才后知后觉的发现,原来曾经他鄙夷的,才是世界上最好的。

醒悟之后,李文彪肠子都快悔青了,不过他自觉浪子回头金不换,只要他重新申请国籍,祖国就一定会接纳他。

然而这个缺乏基本常识的男人不知道,要想重新申请中国国籍,需要满足五个基本条件:

(1)年满18岁的成年人;

(2)无其他国籍或有明确放弃其他国籍的证明;

(3)有固定的居所和生活来源;

(4)有基本的中文水平;

(5)遵守中国的法律和法规。

很显然,李文彪不满足第二、三条要求,如果他想要改回国籍,就必须先注销玻利维亚的公民身份,然后再取得固定的居所和生活来源。

然而此时的李文彪穷【云.帆.学.社.】困潦倒,别说回到玻利维亚了,就是吃饱都成问题;至于取的固定居所和生活来源,唯一能指望的只有他的父母,然而现在他的父母双双都年事已高,母亲更是被他气得久病缠身,身体一天不如一天,对他的处境也是爱莫能助。

可以说,李文彪已经落到了无路可退的地步,就连改回国籍这最后的希望也破灭了。而这一切,都是他咎由自取。

最后,还是靠着在日华人的帮助,李文彪才在横滨的华人区找到了一个勉强栖身的住所,靠给人按摩维生,总算是比干脏兮兮的苦力活要体面一点了。

但就在之后的某一天,他的家里人辗转多方给他打来了电话,告知他母亲病重的消息,让他务必回家见母亲最后一面。

着急万分的李文彪只得找到了中国驻日领事馆。在李文彪声泪俱下的恳求【云.帆.学.社.】下,领事馆终究是不忍,为他破例开了绿灯,容他回国短暂探亲。

李文彪对此感恩涕零,立马着手回国,但是由于经济拮据,他付不起回国的机票,只能乘船回家。

等他跨洋越海抵达上海的家中后,老母亲早已去世几天,李文彪当场悲痛到捶胸顿足。

但不管他有多伤心,也只来得及为母亲磕几个头烧几张纸就必须要走了,因为领事馆为他签发的临时通行证很快就要到期。

万般悔恨之下,李文彪含着满腹心酸被迫返回了日本,继续他那暗无天日的黑户生活。

如今数年过去,年近花甲的李文彪依旧留在日本当黑户,挣扎在社会的夹缝里,脸上刻满了沧桑和愁苦,谁又能想得到他年轻时住豪宅开豪车的风光模样呢?最起码,他还比饿死的王懿要强了不止一星半点。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10 分享
评论 抢沙发
头像
欢迎您留下宝贵的见解!
提交
头像

昵称

取消
昵称表情代码图片

    暂无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