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根凶简主要讲什么(七根凶简故事概述 一)

《七根凶简》原著作者尾鱼。本文是我写的读后笔记,记述了小说第一章的大概内容,如果对故事感兴趣,强烈推荐去阅读原著,超级好看。

引子

重庆 解放碑

以倒卖江湖消息的万烽火生活在这里,他自诩祖师爷是曾经打造过“兵器谱”的百晓生,除了政府的,军方的,外交的,资本的,金融的相关消息,都可以从他那打听一二。

这天上午十点半,他到了老九火锅店,与人约好在这里交易信息。一个名叫岑春娇的女人,带来了一条二十多年前的无头案子信息。本来万烽火对这种陈年旧案并没有太大兴趣,毕竟时间太过久远,不一定能碰到合适的买家。但他听过岑春娇的讲述以后,立马掏出手机给岑春娇付了订金。

岑春娇是这么讲的:二十多年前,北方有个落马湖,湖边上住【云.帆.学.社.】dkxbs .cn 每日持.续更新.可.实操.的副.业.项目了一家三口,一对教授夫妻和他们二十出头的姑娘,全部被杀,现场血腥,一屋子的血,警察去了都没地方下脚。稀奇的是,三个死者,四肢、躯干还有头,都被人穿了渔线,四边的墙上都砸了钉子,那些线一头连着人,一头连着钉子,把三个死者摆成了一幅场景,逼真的很。场景是一个人捂着脸,好像是在躲,另外一个手里拿着刀,狞笑着要砍下去,第三个人两手在旁边推,像是在劝架。据说那些在现场横拉竖扯的线有上百条,乍一看就像蜘蛛网一样。每个人的表情都很到位,发怒的怒目圆睁,两根线拉起他的眼皮,狞笑的那个又有线拉住他的眼角和嘴角。警察把捂着脸的那个人手拿开,看到捂住的位置被刀划开了一个大口子。。。。。

第一章 鱼线人偶

云南 丽江古城【云.帆.学.社.】dkxbs .cn 每日持.续更新.可.实操.的副.业.项目 聚散随意酒吧

一万三和张叔是酒吧的帮工,酒吧老板娘叫霍子红,四十来岁,她收养了一个女孩,名叫木代,俩人不以母女相称,木代管她叫红姨。一万三平时无所事事,就喜欢在酒吧里搭讪一些妹子,偶尔用买来的假酒当作高档酒去哄骗到这里旅游的单身姑娘。当初刚来酒吧打工见到木代时,心花怒放,做起了搞定酒吧小老板娘接手酒吧的春秋大梦。但木代根本不吃他这一套,一万三本身颇有些画画的技巧,一次他画好了画让木代来看,顺势坐在木代身边,不自觉的就是摸木代的手,结果木代攥住他的中指反向一掰,顿时把他痛的哇哇大叫,他起身另一只手想去打木代,也被木代抓住手腕一拧,俩个膝盖也被木代一踢,当即跪下了。后来还是霍子红听到动静过来打了圆【云.帆.学.社.】dkxbs .cn 每日持.续更新.可.实操.的副.业.项目场。事后张叔笑话一万三这是自找苦吃,因为木代可是练过八年功夫呢。

这一晚一万三又骗到了一个来旅游的小姑娘,正在上下其手之时被木代撞到,木代直接叫了他一声“老公,上次搓衣板还没跪够吗”,那姑娘直接脸红,扇了一万三一巴掌跑了。一万三很是无奈,但又敢怒不敢言,实在不敢再顶撞木代。霍子红听到这动静,把木代叫上楼,让她不要再欺负一万三,但木代说,这一万三本来就该送进监狱,你还这么护着他。大概两年前,有个浙江老板跟几个朋友自驾川藏线,一万三就专门在这线上装作独自骑行的人,来跟这些老板搭讪,贩卖独自骑行闯荡世界的梦想,那老板听到他的梦想,深受感动,只恨自己年老体衰,不能一路同行,便给了他一万三千多块钱资助一万【云.帆.学.社.】dkxbs .cn 每日持.续更新.可.实操.的副.业.项目三完成梦想。一年多以后,在古城酒吧,一万三和这老板竟然有意外的在这里相遇,老板其实没认出来他,是他自己在一边跟其他的狐朋狗友吹嘘自己如何骗得一些傻老板的钱,举的例子就刚好有这个浙江老板的。老板一听,怒火中烧,上来就要抓了一万三去报警。最后还是霍子红出面,帮一万三把骗这老板的钱给还了,代价就是要在这酒吧打工一年,来还这笔钱。木代很不待见一万三,觉得他一定是经常手脚不干净,但霍子红觉得他干活还行,挺有眼色。霍子红让木代出去帮她办件事,木代临走前警告一万三在这老实点。

霍子红让木代去重庆办件事。木代到了以后,住在了解放碑附近的一家酒店。第二天一早,起来没事,出去坐了一下长江索道。上了索道,晃晃悠悠的,【云.帆.学.社.】dkxbs .cn 每日持.续更新.可.实操.的副.业.项目大多都是游客,木代站在窗边,模模糊糊的看到对面行驶的缆车上有个人向着她这里指了一下,她下意识的就伸手往后摸去,结果摸到一个光头大叔的手,她立马明白了对方是在干什么,拉着对方站到前面,手掌朝他伸平,那人考虑了一下,从兜里掏出手机还给了木代。下了缆车以后,木代本想去找那个提醒他的人答谢,但是看着满街人流,估计是不会再遇到了。

霍子红让木代找的人就是万烽火,到重庆来就是为了打听那件落马湖案子的情况。一同到来的还有另外两个人,一个叫马涂文,一个叫李坦,当初找万烽火卖消息的岑春娇也在。岑春娇说这件案子的杀人者五年前已经死了,五年前她在济南西郊客运站附近一个小旅馆做服务员,有一位住客已经在她们这住了十来天,【云.帆.学.社.】dkxbs .cn 每日持.续更新.可.实操.的副.业.项目除了入住时打过照面,后来就再没见过,而且入住时就已经病的很厉害,她们怕这旅客死在她们旅店,太不吉利,刚好那旅客打电话来让送热水过去,她就拿了热水送过去,顺便看看这人情况咋样。看到他的时候,就觉得这人马上就要不行了,脸色发黑,眼皮翻白,躺在床上瞪着眼抽气,分分钟要断气的感觉。岑春娇害怕,想出去叫人,但这是那人开口说话了,就瞪着天花板,一个字一个字的蹦出来,说某年某月某日,在某某地址杀了人,然后是性别,姓名,用什么工具杀的,说的一清二楚,说完之后便断了气。岑春娇跑出去叫了个看门大爷回来,结果发现尸体的左脚竟然不翼而飞了。木代把情况告诉给霍子红,霍子红认为这消息应该是假的,没什么价值,但还是觉得给万【云.帆.学.社.】dkxbs .cn 每日持.续更新.可.实操.的副.业.项目烽火付钱,毕竟托了人家帮忙。

饭后各人都回了各自住处。马涂文回到住处,碰到了这次托他来打探消息的罗韧。罗韧听他说了这次会面的情况,对于岑春娇所说的事情,罗韧相信她的话是真的。另一边,李坦傍晚时分外出吃饭,木代跟着他一道出了门,装作偶遇,跟他一起在大排档吃饭,询问他为何来打听消息,李坦说是因为当年被害的三人中的女儿是她的未婚妻,所以一直放不下这个案子,但是木代从他钱包里看到他未婚妻照片时却发现,那个名叫李亚青的死者,活脱脱的就是年轻时的霍子红。李坦并不相信岑春娇的话,因为他说两年前他还见过那个凶手,还曾经发生过打斗,他跟木代说了一会,但木代对此完全没有兴趣,一直在想为什么红姨和死者那么像,李坦觉得【云.帆.学.社.】dkxbs .cn 每日持.续更新.可.实操.的副.业.项目她并没什么兴趣,就起身离开了。这时来了个胖子在木代对面坐下,正是白天时候偷她钱包被她抓现行的那个,自称名叫曹严华,想跟木代认识认识。他说解放碑一带是他罩的,有什么时候可以找他解决,然后点了几个菜,让木代结账,木代纳闷,凭什么啊,曹严华说,结了账可以告诉她是哪个色狼一路盯梢她,木代考虑了一下,结了账,曹严华告诉她斜后方水果摊那里,有个穿黑色夹克的人跟了她一路。是罗韧在跟踪她,罗韧听马涂文说了木代的情况以后,想过来会会她,没想到被发现了。罗韧不承认是在跟踪,只说是刚好顺路罢了,木代也没有办法,只能眼睁睁的看着罗韧离开,罗韧离开前,还给木代留了电话,让路人以为是小姑娘看人家小伙长得帅想故意搭讪似的。【云.帆.学.社.】dkxbs .cn 每日持.续更新.可.实操.的副.业.项目

木代回到住处,曹严华跟着她一道跟她解释罗韧绝对是在跟踪他,自己肯定没有看走眼,木代让曹严华继续跟着他,有情况就告诉她。另一边岑春娇突然要走,不再跟这边进行交易。木代很奇怪,但也没有多想,准备在重庆玩两天就回古城去。木代无意中发现拖马涂文来打探消息的人就是罗韧,于是跟踪马涂文来到了他们租住的小区,竟然在这里遇到了提前离开的岑春娇,原来岑春娇不是提前要走,而是罗韧他们单独买了她的消息,应该是出了更高的价钱。木代盯着这里,终于在晚上9点多发现罗韧也来了这里。她趴到窗外,探听他们在屋里的对话。岑春娇告诉罗韧,罗马湖那案子,并非只有一起,还有另外一起发生在内蒙古,靠近外蒙古交界处,死状相同,也是被穿了线【云.帆.学.社.】dkxbs .cn 每日持.续更新.可.实操.的副.业.项目。说到这里,罗韧走到窗边抽烟,木代往边上躲了躲,但过了好久屋内都没动静,木代一看,屋内早已没人,原来是被罗韧发现了她在偷听,已经离开,但也没有戳穿她,让她在外面呆了半天。

木代也准备回古城,在机场碰到了也要离开的李坦,闲聊中得知李亚青似乎还有一个孪生妹妹,这让木代很吃惊。两人互留了联系方式,以便有了新的进展时相互通气。回到古城后,木代就感觉总是有人在暗中盯梢她。李坦发来了一张照片,说是回去找过催眠老师,在催眠老师的帮助下,他画出了两年前他见过的那个跟他动手的人,木代一看照片,画中这人竟然跟罗韧十分相似。木代给李坦打了电话,问了他关于那件事详细情况。两年前,罗马湖案件二十周年的日子,李坦又去了李亚【云.帆.学.社.】dkxbs .cn 每日持.续更新.可.实操.的副.业.项目青家,也就是案发地。但在这里,他发现一个奇怪的人,也进到了李亚青家里,他怀疑是案件的罪犯,因为有的罪犯就喜欢在犯罪后重返凶杀现场,回味当时的场景和感觉。李坦悄悄的跟着这个人下了楼,但是七转八拐就把人跟丢了,。经过打听,这个人并非本地人,他觉得既然不是本地人,肯定要离开这里,于是就去了客运站守株待兔。罗马湖不大,只有一个客运站,过了三天,还真让李坦等到了这个人。他跟着这人一路换车,最终在银川的小商河附近又再次跟丢了,但是他直觉认为这人就在小商河,于是他就在这里住了下来。一天夜里,他喝了酒之后坐在路边,无意中看到一个提着渔线的人从他身边走过,他顿时精神起来,跟着那人到了一条小巷中,他在一户人家看到【云.帆.学.社.】dkxbs .cn 每日持.续更新.可.实操.的副.业.项目影子,正是有一根线连着胳膊,而另外一个人正在拉着线挂在墙上,李坦直接冲了进去跟那个人打在一起,终于他把那人摁在地上,正准备揭开他的口罩,后脑上却挨了一棍,倒地昏迷前他扭头看了一眼把他打昏的人~~~

醒来后,他发现自己倒在郊外的沙坡上,小商河内一处火光冲天,是他刚才看到凶手的那里。后来,那户人家全部死于火灾,只有他知道,那家人死前曾被人用渔线穿成了人偶,但他没有证据,没法去警局报案。后来万烽火指点他,如果看到了打他的人,可以去试试找催眠师帮他还原现场。于是便有了罗韧的这张画像。

木代很担心罗韧是知道了霍子红就是当年未死的李亚青来继续对她进行加害,所以这几天处处都在提防罗韧。霍子红去逛街木代也是随身陪【云.帆.学.社.】dkxbs .cn 每日持.续更新.可.实操.的副.业.项目伴。罗韧在古城租了一处民宅居住,暗中观察他们的动向。木代提心吊胆的过了两三天但是罗韧还没什么动静,这天夜里她还在门口守岗的时候接到罗韧的电话,罗韧告诉她今晚不会去的,让她好好休息,并约她明天会会面。第二天一早木代起来以后就在房里拉筋骨又贴面膜,从里到外的收拾一下自己,要做到最好的状态去见罗韧,意图从气势上压倒他。

曹严华在重庆的窝点被警方端掉,走投无路的他想起木代,于是便跑到古城来投奔她,看看有没有什么门路可以生活。

当晚罗韧直接到了木代他们酒吧来,木代警告他休想接近红姨,结果罗韧直接喊了霍子红一声,跟他说自己也是落马湖人,来这找个熟人,看霍子红认不认识,霍子红便跟着罗韧在一旁详聊。木代盯着这边,【云.帆.学.社.】dkxbs .cn 每日持.续更新.可.实操.的副.业.项目忽然霍子红大叫一声,木代看过去,见罗韧掐着霍子红脖子,然后逃出酒吧,木代追出去跟罗韧过招,结果没两招就被罗韧制服,罗韧吓唬她说要杀了她,结果木代直接就吓哭了,罗韧没辙,说交代她三句话,让她想一想,一是你真的看到我动你红姨了吗?二是落马湖真的有个霍子红,但那个霍子红从小跟家里一起做生意,卖菜,你看这个霍子红像是这样家庭长大的吗,三是放你走,但不准回头看。木代走后,罗韧捂着肋骨蹲下去,肋骨被木代打那一下是真疼。

木代回去后也考虑了罗韧的话,她也越发觉得霍子红就是真的李亚青。第二天罗韧去找木代再聊,木代居然把见面地点定在了景区派出所对面。见面后罗韧告诉木代说自己对她印象不错,一是因为昨天动手,木代功夫【云.帆.学.社.】dkxbs .cn 每日持.续更新.可.实操.的副.业.项目是真不错,而且没有阴招损招,武德不错,二是木代没什么坏心思,高兴就笑,害怕就哭,没有什么心机,就吓她一句要杀了她就能把她吓哭了。木代不理解为什么罗韧要调查她红姨的身世,罗韧为了让木代相信自己,就跟木代讲了自己身世。

罗韧的叔叔罗文淼,是个历史学家,主攻西夏、宋、辽的历史,为了研究方便,举家搬迁到小商河附近。两年前,罗文淼的女儿罗聘婷打电话给罗韧,说她爸爸最近有些不正常,想让罗韧来看看。罗韧到以后,当晚起夜时候发现罗文淼书房还亮着灯,就过去看看他在干嘛,结果他叔叔就像变了个人似的,跟罗韧说了一句话“罗韧,不要让我杀人”,说完之后人就瞬间又正常了,罗韧没把这事放在心上,以为是叔叔没休息好说胡话呢。

【云.帆.学.社.】dkxbs .cn 每日持.续更新.可.实操.的副.业.项目了几天,罗文淼一直挺正常。有一天罗韧陪罗文淼出去逛街,走过一家渔具用品商店的时候,罗文淼一反常态要进去看看,但是进店以后,他不看钓竿,不看鱼饵,就只看各种各样的渔线,各种材质捻来捻去,而且激动到双手颤栗,眼睛泛着奇艺的光。最后选了一款买了一些,攥在手里拿回家去。回到家就把自己关屋里研究渔线,让罗韧看着感觉浑身不自在,总觉得像是被渔线勒住了脖子。

晚上睡觉时,他放心不下,没睡太死,半夜里听到一点动静,就出去查看,果然罗文淼不见了,他赶紧把罗聘婷和家里的郑叔叫起来出去找人。最终罗韧在一条小巷里发现了罗文淼,后面的事情就跟李坦告诉木代的情况一样了,李坦就是被罗韧打晕的。

罗韧带着罗文淼和李坦离开了案发现【云.帆.学.社.】dkxbs .cn 每日持.续更新.可.实操.的副.业.项目场,把李坦扔到了附近的沙窝里,把罗文淼送回家,嘱咐罗聘婷把他所在房间里,千万不要放出来。罗韧又返回案发现场,发现那已经被一把大火给烧干净了,他犹豫间不知道该不该报警,于是先回到罗家,但是罗家也围了一堆警察,郑伯正在接受警察询问,后来他才得知,他出去这一小会,罗文淼自杀了,割喉,罗聘婷疯了。

罗韧和木代分析发现,这几次案件之间的凶手都会在空间上有一定的联系,都在某个时间同时出现在一个地方过。似乎使人性情变化的东西像一种病毒似的会传染。木代想起之前霍子红打听的还有一个叫做张光华的人,这人也是罗马湖人,而且就跟李亚青住在一栋楼里。罗韧觉得这也是个调查方向,通过打听,得知张光华这人生活作风不好,婚后还经【云.帆.学.社.】dkxbs .cn 每日持.续更新.可.实操.的副.业.项目常出轨,甚至还让李亚青怀了孕,因为李亚青家庭背景比较深厚,所以张光华被安排到灵宝市去进修了一段时间,实际就是流放外地的意思。后来张光华掉回罗马湖以后没多久李亚青家里就出了事情。

另一边木代也向万烽火打听,有没有听说过鬼怪附身之类的事情,万烽火不了解这类事情,于是向她推荐了一个朋友,神棍。她跟神棍的首次交流并不顺利,神棍说他正在忙于写书,如果木代再有什么详细的情况的话再来找他。罗韧接到郑伯电话,在小商河的罗聘婷近些天有些不对劲,在半夜的时候会自己莫名其妙的唱歌。

李坦查出了当时在小商河打晕他的人就是罗韧,跑去找他,被罗韧制服了。罗韧给木代打电话,木代不知该怎么办,她觉得李坦一辈子都为李亚青的事情拖累【云.帆.学.社.】dkxbs .cn 每日持.续更新.可.实操.的副.业.项目,脑子一人就去直接找了红姨,问她是不是李亚青,红姨没有回答,木代扔下了电话就回屋去了。一夜过去,木代早上起来发现红姨已经走了,走时跟张叔交代,如果木代想管生意就交给她,如果不想管就先玩着就行,年轻人玩心大,跟一万三也清了帐,如果他想走就可以走,不想走继续在这里也行。木代给罗韧打过去电话才知道,昨晚红姨告诉罗韧,当年是她杀了张光华,她也确实就是李亚青。

当年李亚青怀了孩子以后,父母觉得她太丢人了,很长一段时间并没有好脸色给她,她自己也过的十分郁闷。但一个偶然的机会,她接到霍子红打来的电话,这才知道自己竟然有一个孪生姐妹。收养霍子红的那一对夫妻出了车祸,临终前告诉了霍子红的身世,霍子红打来电话询问,【云.帆.学.社.】dkxbs .cn 每日持.续更新.可.实操.的副.业.项目李亚青先约见了面,两人一见如故,感情很好,李亚青想趁着把她接回家来缓和跟父母的关系,还想着她能代替自己去和李坦结婚。这天李亚青带了自己的衣服去给霍子红穿,然后把她接到家里,她自己藏在柜子里,让霍子红在外面先等着爸妈回来,想给他们一个惊喜,父母回来后,又有人来敲门,李爸爸开门以后,李亚青在柜子内听到一阵阵的打斗声和呼喊声,她吓得没有敢出声,后来从柜子缝里看到霍子红倒在了地上,没了气息。等到屋里没了动静之后,李亚青慢慢出了柜子,就看到了那惊人的场面,屋内像蛛网一样的渔线,她不敢待在屋里,于是跑出门去跟着那个凶手。她发现那竟然是张光华,一路跟随到大同,她找了个机会把他打晕,身上帮了石头扔到河里,从此【云.帆.学.社.】dkxbs .cn 每日持.续更新.可.实操.的副.业.项目就以霍子红的身份开始生活。

木代很难接受所知道的一切,罗韧叫她去小商河一趟,一来这里是李亚青的老家,说不定在这里还能发现什么,二来可以看看聘婷,毕竟现在聘婷也是个不稳定因素。最终木代去了小商河,一万三和曹严华也偷偷摸摸的跟着木代一起到了这里。一天夜里,大家一起目睹了聘婷犯病时候的状态,大家唏嘘不已。

罗韧没有让木代他们一行住在自己家里,他们住在了附近的一家旅馆内,他害怕如果聘婷的问题真的会传染的话,会连累到木代他们。这天夜里木代在罗韧家楼上无意间看到聘婷在洗澡,她发现聘婷背上有一块和前几名死者一样的印记。她把这事告诉罗韧,并把神棍也介绍给了他,让他和神棍打听打听。神棍分析这些事情的原因应该是某种不【云.帆.学.社.】dkxbs .cn 每日持.续更新.可.实操.的副.业.项目知名的东西在几人之间传播,占据宿主后,就会控制人的思维,做出那些凶杀案,但在宿主死亡之后,它又会自己逃离宿主,在附近地方自由选择一个新的宿主。现在这东西在聘婷身上,只有让它认为聘婷死了,它才可能离开聘婷,寻找下个宿主。罗韧决定让聘婷假死,然后引那个东西上自己身。罗韧把自己和聘婷关在一起,让聘婷溺水,然后在外面找好了急救医生随时开始抢救。木代和一万三曹严华冲进屋里不想让罗韧犯险,最终几人合力把那张从聘婷身上跑下来的“人皮”困在了水盆里,这东西怕水。

当晚几人在屋里看着这个困在水盆里的不知名东西,一万三睡觉时无意中发现这东西会闪光,于是他按着闪光的画面画出来一幅画,这画经过后来询问神棍,神棍说出这是【云.帆.学.社.】dkxbs .cn 每日持.续更新.可.实操.的副.业.项目传说中的用凤凰鸾扣封住的七根凶简。神棍说当年老子过函谷关,留下了“道德经”一部,引龟甲兽骨中的七道不详之气于七根凶简,用凤凰鸾扣封住,但后世不知为何,封印破坏,凶简再次降世。而张光华就是他们遇到的第一个凶简,还有另外六道凶简不知道在何处。

第二章 仙人指路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9 分享
评论 抢沙发
头像
欢迎您留下宝贵的见解!
提交
头像

昵称

取消
昵称表情代码图片

    暂无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