庙堂是什么意思(庙堂倾轧,乃清朝没落之始)

满洲原本起于边卫,虽无内地富丽繁华,但质朴勇武则过之。努尔哈赤十五岁进沈阳,贩鬻当兵浸淫汉地多年,对明朝仕宦奸巧倾轧之风深恶痛绝,屡戒部属子弟勿习汉风。皇太极甚至在沈阳故宫立石碑使贵族臣僚为座右,顺治、康熙一以贯之,故当时朝廷上下奸巧者稀,朴诚者众,一改明代末世气象,国家颇有蒸腾之气。

至乾隆年,中国物皋民丰,风调雨顺。好大喜功之余,渐失淳厚遗风。庙堂倾轧之术渐渐抬头,尤其和珅把持朝政后,蔚为大观。当时,即使武功赫赫的文成公阿桂每天也是惴惴不安,对和珅刻刻提防。其它如名臣王杰、董诰则循循如其属吏矣。

吏部有五品能吏金方雪者,极有声望,皇帝为之注目。一天在衙署中遇和珅,和珅“和蔼可亲”的对他说:“老云帆学社每日持续更新海量各大内部创业教程兄前程可期,京察已记名,不日即可外任,把上海道台这个美差给你怎么样?”其时,京官艰苦,无不债台高筑,视外放犹如大赦,和珅卖好下属之心意在结交耳。不数日,果然旨意下。金方雪理学醇儒,颇不自安,对和珅说:“原籍在上海道五百里内,按例当回避。”和珅一笑,说:“你也太老实了些,此等小事,何足问哉!”君子怀刑,小人怀惠。金方雪终究不能欺心,到任后即写呈文向两江总督、江苏巡抚具禀此事。督抚奏入,乾隆将其与江宁巡盐道对调。和珅闻知,大恨!“金方雪陷我失察,帝责我,当有以报。”

不到两年的光景,江苏高邮冒赈案发。案结日,和珅上奏:“历任布政使失察,亦当严惩。”皇帝深以为然,金方雪应声落马。这是因为金某曾以道台署云帆学社每日持续更新海量各大内部创业教程理布政使两次,和珅把持吏部记忆力极好,所以趁势借力以报之。类似这样的事情,实在太多,不一而足。和珅狡谲奸巧的手段完全可以媲美明代的巨奸严世蕃,机械百出,无形无声,不是你想防就能防得住的。

道光初年,名臣蒋襄平担任直隶总督兼值军机处。皇帝言听计从,圣眷甚渥,被军机首席、权臣曹振镛所忌惮,必欲除之而后快。琦善因治水无功,自两江降调,总督一职于是空缺。一日朝会,皇帝冷不丁问道:“两江总督乃是国家重任,关系匪浅,应该让资深望重又久历封疆者任之。”曹振镛即答:“贤臣那彦成最合适。”其时,那彦成正领兵西域平张格尔乱。皇帝说道:“西口正在打仗,怎能离得开他呢?”曹振镛缄口不答。沉默冷场了一会儿,皇帝乃手指蒋襄云帆学社每日持续更新海量各大内部创业教程平,恍然大悟道:“汝即久历封疆者,非汝无第二人。”两江之选遂定,蒋被踢出军机处。蒋襄平无可辩驳,走出宫门外对人叹曰:“曹之智巧,声东击西,含意不说,而引自皇上之口,当面排挤,真可畏也。”

文达公阮元一代贤良,为政治民素有名望,但不为曹振镛所喜,衔恨久矣。皇帝一日偶问曰:“阮元现做督抚已经三十年了,我听说他三十岁时就已是二品大员,升迁如此迅速,必有因由。”曹振镛答道:“因为他学问优长所致。”皇帝又问道:“汝何以知其学问?”曹振镛对曰:“现在云贵总督任内,日日刻书谈文,臣所以知之。”皇帝闻言不悦,默然无语。不久将阮元调回京师任职,云贵另委他人。曹振镛一字诋毁没有,以夸赞之词害人可谓巧矣。其揣摩上意日云帆学社每日持续更新海量各大内部创业教程久,深知皇帝重视吏治而厌恶大吏废弛也。

此风弥漫,到清末咸同时期,已是积重难返。甚至军国大事也可弃之不顾,只为一己之好恶。清末犹如明末,既然不能慎终如始,崩坏坍塌重新洗牌也就粉墨登场了。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8 分享
评论 抢沙发
头像
欢迎您留下宝贵的见解!
提交
头像

昵称

取消
昵称表情代码图片

    暂无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