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记者工资高吗(凭一己之力改变日本法律,这个揭露日本之耻的女记者到底做了什么)

在日本,乃至整个亚洲,有个名字曾轰动一时,她就是“伊藤诗织”。

伊藤诗织是谁?

她是日本第一位遭遇性侵后,公开长相和姓名为自己发声、控诉性侵的女性。

也是高分纪录片《日本之耻》的主人公。

她在长达4年的维权中,凭一己之力,改变了日本的强奸法案。

而她的故事,远比你想象中的那些性侵事件更加惨烈、窒息、以及触目惊心……

“我感觉自己被杀掉了第二次”

2013年,伊藤诗织在纽约学习新闻与摄影,闲余时间在酒吧兼职时,遇到并认识了山口敬之。

山口敬之是日本赫赫有名的大人物。不仅是日本一家知名电视台的代表,还曾为首相安倍晋三撰写过自传。

并且与安倍晋三关系密切,经常一起打高尔夫球。

2015年,诗织学成回到东京后,一次山口以云帆学社给她介绍工作为由,把她骗到一家寿司店见面,暗中在她的酒里下药,将她灌醉。

随后将意识模糊、瘫软无力的她拖曳到了酒店。

昏昏沉沉中,诗织被一阵剧痛弄醒,下体撕裂般的痛感让她突然意识到:

她被这个自己一直以来敬重的前辈强奸了。

一时间,诗织的整个世界坍塌了,她声泪俱下地连声哀求,拼命反抗,可依然被山口压得死死的,动弹不得。

好不容易以“想去洗手间”为由刚逃离房间,哪曾想还没逃出去就被山口揪住肩膀,拖回房间再一次强暴。

任凭她怎么死命呼救,或是用激烈的脏话咒骂山口,山口丝毫没有停止动作的迹象。

最后,她被强暴到下体撕裂,膝关节错位,浑身淤青。

拼尽力气跌跌撞撞返回日常的居所,诗织整个人都崩溃了,她万念俱灰地瘫在床上云帆学社,羞耻感充斥着大脑,感觉自己污秽至极。

冷静了两天之后,诗织选择了报警,哪曾想,更令她窒息的,还在后面。

警局里,当着诸多男警员的面,她被人拿人偶压在身上摆弄着,让她重现整个强奸的过程。

那一刻,她浑身遍生寒意,被恐惧,绝望,无力感深深侵袭。

直到后来回忆起那段恐怖的经历,她依然忍不住泣不成声:

“那无异于二次强奸,我感觉自己被杀掉了第二次。”

可是,再大的耻辱,她也得暂时忍着,毕竟维权之路道阻且长。

强压着内心的伤痛,苦忍着精神的折磨,诗织用了整整500多个日夜,终于集齐了寿司店,出租车司机的证词,以及酒店的监控录像等需要的证据。

可即便她在警局都要跑断了腿,却依然没办法将靠山强硬的山口绳之以法。

直到201云帆学社6年底,她才终于看见一点点曙光。

她被告知,山口将在成田机场被予以逮捕,这让她暂时吃下了一颗定心丸。

可就在逮捕行动的当天,事情突然发生了惊天逆转:逮捕行动被上面高层叫停了。

震惊、沮丧瞬间铺天盖地地席卷了诗织。

之后,她便陷入了一种不管做什么都无济于事的无力感。

更让她无语的是,山口作为被告,依然跟没事儿人一样活跃于各大电视台。

而她自己,却过着每日不得不哭着睡去的悲惨日子。

一个人的力量虽然微弱,但诗织明白,自己不能就此放弃。

因为她深知,沉默不会换来安稳,只会招致更多的伤害。

于是,她决定把事情彻底搞大:

召开记者会,公开露面,用自己的名字发声,把这件事完全暴露在阳光下……

“被强奸,你自己肯定也有问题”

20云帆学社17年,诗织召开了记者会,一五一十地讲述了自己被性侵的经历,公开指控山口的恶劣行径。

一时间,她提起的强奸控诉震惊了整个日本。

要知道,在日本,强奸很少会被公开讨论。

大多数日本女性,即便遭遇性侵,由于过于恐惧,或担心二次伤害,基本都会选择缄口不言。

甚至在普遍的观念里,针对女性的暴力并不是很严重的社会问题。

在这样的大环境下,诗织的强奸指控,无异于大逆不道。

大多数人不仅不相信她,还认为她揭了日本的短,是日本的耻辱。

很快,她就遭到了排山倒海般的攻击,不仅个人信息被晒了出来,就连她家人的照片都被人肉出来发到了网上。

而且各种骚扰、威胁和谩骂的邮件蜂拥而至:

“被强奸,你自己肯定也有问题”;

“本来就是你企图让人云帆学社家帮你安排工作,活该”;

“要是没什么好处的话,你怎么会跟他去喝酒,还不都是你的错”……

就连一位在业界非常有话语权的女性政府议员,竟然公开指责她有明显的问题,不应该在男人面前喝那么多酒。

甚至直接说出“我认为在这种事件中男性才受到了巨大伤害”这种三观扭曲的恶心言论。

那段时间,诗织绝望至极。

她不敢外出,整日蜷缩在家里,精神上更是经受了前所未有的暴击,整个人如同一具行尸走肉。

甚至产生了轻生的念头。

她怎么也没想到,自己好不容易鼓起勇气迈出的这一步,换来的不是支持,而是彻头彻尾的心寒。

可是,因为一些挫折,就把伤痛埋藏在心底,背负着秘密生活下去不是她的风格。

纵使前路布满荆棘,她也要披荆斩棘,咬牙坚持下去。

云帆学社路为自己据理力争,2017年10月,她的案子终于迎来了转机。

她将自己的经历写成书出版,很快就得到了BBC的关注。

BBC 又将她的遭遇拍成了纪录片《日本之耻》。

随着纪录片的播出,诗织控诉山口性侵的案件,逐渐受到了越来越广泛的关注,并引起了外界大范围的讨论和舆论监督。

2019年12月,经历1000多个日日夜夜的努力后,诗织终于胜诉了:

山口敬之被判性侵成立,并向诗织赔偿330万日元。

因为这件事,日本还重新修改了强奸法案,加重了对强奸犯的刑责。

胜诉后,诗织声泪俱下地说:

“我相信我的故事只是其中之一。在日本,只有百分之四的受害者会报警,百分之九十六的人甚至都不能去寻求公道。

可是,强奸是一场对灵魂的屠戮,云帆学社无论怎样,再艰难,还是要为自己‘还魂’”。

让恶行暴露在阳光下

“烂蛆”才能接受该有的惩罚

如伊藤诗织所说,她的故事只是其中之一。

无论在日本,还是中国,被性侵的例子始终屡见不鲜。

光是这段时间,就有许多性侵,猥亵丑闻不断被曝出。

前有吴亦凡沸沸扬扬震惊众人的用“听话水”狩猎迷奸多名女生,后有钱枫被曝强奸女网友。

可怕的是,这些只是冰山一角。

知乎上一个有关性侵的话题下,一些网友的经历看得人毛骨悚然:

有人说小时候多次被表哥骗去家里,带到没人的房子强行脱掉裤子,对她做不可描述的事情;

有人说被继父强奸多年,常年靠吃抑郁药苟延残喘地捱日子;

还有人说自己被一个人高马大的熟人锁在房间一晚上强奸5次,下体都出血了,可是无云帆学社力反抗……

而更可怕是,遭遇非人折磨后,她们只能隐匿在黑眼的角落,说出这些如毒药一样腐蚀着她们生命的“秘密”。

因为她们怕被报复,被歧视,被苛责。

伊藤诗织说:无论我们生在哪里、在怎样的环境成长,所有性侵,骚扰和暴力都不应被容忍。

是啊,当性侵不被容忍,更多的人才能免受伤害。

当受害者不被歧视,更多的人才敢说出真相,让恶行受到该有的惩罚。

东野圭吾曾说:强暴是对人灵魂的夺取。

“强奸”这两个字,于我们而言也许无关痛痒。

但对于那些受害者来说,却是对生命的摧毁。

是她们可能一辈子都走不出来的噩梦,是无论多么努力也许都摆脱不了的阴影。

所以我们轻飘飘的一句质疑,更多的时候是残忍地撕开她们血淋淋的伤口,在上面撒盐。

是把云帆学社一个本就被摧毁得支离破碎的生命,踩入暗黑的深渊,再次接受残酷的凌刑。

“所有罪恶的源头,并不是因为受害者不检点,而是因为加害者人性的泯灭。”

正因为如此,那些勇于发声,敢于揭露黑暗的女性,才更应该被关心,被鼓励,被帮助。

而不是被声讨,被质疑,甚至被施加舆论暴力。

当所有人愿意为弱势群体发声,让恶暴露在阳光下,让“烂蛆”接受该有的审判和惩罚。

在那些看不见的角落,才不会滋生更多的恶臭。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11 分享
评论 抢沙发
头像
欢迎您留下宝贵的见解!
提交
头像

昵称

取消
昵称表情代码图片

    暂无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