兽世的ηp小说(末世生存)

我的名字叫守愚,出自《老子》“无使名过实,守愚圣所臧”,父母希望我能成为一个谦逊的成功人士,但现实却残酷地告诉我,我不过是一个卑微的社畜,在日复一日的工作中迷失了自己,内心也逐渐变得扭曲、变态。

我是一个推理犯罪文爱好者,准确地说,我对犯罪过程很感兴趣。我每天都在思考如何策划一场犯罪,但我并不是想要夺走谁的生命,我的目标是摧毁整座城市。

我首先想到的是东野圭吾的小说《圣女的救济》,于是,我选择投毒,从城市供水系统入手。为了实现这个计划,我每天都会出去散步,寻找适合投毒的地址。我走过城市的每一条河流,熟悉城市的每一个给水厂的位置,了解每个水厂的供水来源。甚至还入职了本市最大的一家自来水厂,以便更好地【云.帆.学.社.】了解自来水的生产过程和管道分布。我知道,我的计划很疯狂,也很危险。我的内心时刻充满着兴奋和挣扎。我不想放弃这个计划,但长久以来学习的法律知识又约束着我的行为。我不想被逮捕,更不想坐牢,于是,我一直在完善着我的计划。

刚开始时,我并不是太了解水厂的运行机制,只能在底层工作,我逮着一个人就问,努力的学习着,牢记净水设施的每个环节,每个机器加药粉的位置。我花一年时间考了一级建造师市政专业,就是为了接触到更核心的东西。越深入学习,我越觉得实施起来太困难。首先,大批量的毒药从何而来,就算我侥幸弄到了大批量的毒药,我如何把这些毒药投入水中,水厂到处都有监控,在水厂内投毒显然不太可能,我只能从水厂的上个环节河【云.帆.学.社.】流入手,好,就算老天眷顾,我顺利的把毒药投入水,可水库中的水要进入到日常居民使用中又要在水厂中经历我所熟悉的一列环节,过滤,杀菌,消毒,等到居民日常使用中不知道还有多少毒性,估计都没有氯离子含量高,最后,现在很多家庭中会使用净水设备,最终到口中,即使还有那微乎其微的毒性,估计只会让肠胃极其差的人拉肚子(还不一定是毒性引起的),所以从源头直接投毒成功的可能性为零。

要不换个思路,大批的毒药其实我是搞不来的,我要不从出厂后入手,在桶装水中下毒,然后一桶桶送入居民家中,只要我足够勤快,送满全城,我就可以杀了所有人,我美滋滋的想着。在我准备实施这个计划的时候,我突然想到一个问题,如果有人因为我的毒药在我【云.帆.学.社.】还没有投完全城就死亡或者出现严重不良反应的话,肯定会引起警方的注意的,那样,我肯定逃脱不了。于是我又去重新学习了毒理学和药物学知识,通过这些知识的学习,我发现如果我使用一种慢性毒药,并且把投毒的时间跨度拉长一些,就不会一次性出现大量人员死亡的情况。于是我又去寻找了一些慢性毒药的配方和制作方法。首先,我得有一个送水站,于是我从水厂离职,马不停蹄的去寻找适合便利经营的地方和适合大量存水的地方,水站的经营点要靠近居民区,储存地就选在城市周边的农村,找了一家有地下果库(很早以前存大量水果的地方)的院子长租,附近人烟稀少,投毒事业做起来更方便了,做完这一切后就去了工商局注册,拿到了经营许可后,联系上家公【云.帆.学.社.】司拿到了大量的水,又回老家买到了大量的灭鼠强和百草枯(据说无解,不要尝试),害怕毒药不够,我又私下在养蛇人那里收购了一批蛇毒,让老师傅给我制成干毒,又觉着个蛇毒很快会用完,又偷偷买了一些毒蛇。要是有人问起就说养蛇卖钱,害怕蛇咬我,我买了大量的雄黄粉,也顺道买了大量的艾草粉,遮掩农药的味道,毕竟农药普遍味道大。做完这一切就可以开始投毒送水了,可现在生意普遍不好做,别人有凭什么买我家的水呢,一定要有营销手段,思及此,我放下了手里的水和毒药,去批发市场上采购了米面粮油,又害怕有人发现我在这个地方投毒,我每次去进水时都会采购大量干货和无烟燃料和方便加工的速食包以及防止米面发霉出虫的药粉,混在水中,然后【云.帆.学.社.】晚上悄悄回来,把米年分装成半斤的小包装,又采购了一些鸡蛋,准备有人订水,就随水当礼品送出去,就此,我的屠杀大业开始了。

我没日没夜的调配着各种毒药的比例,百草枯的味道太冲,不适合用来投毒,蛇毒在水中只能存活一到两天,只能送的时候再投,不然毒性不强不了。再者就是毒鼠强,天杀的骗子,我买到毒鼠强是假货,纯纯石灰,我还买了几大箱,算了算了,就当我做坏事的报应吧。

已经两个月了,我居然一桶水都没有卖出去,我好沮丧。只能刷会手机缓解下,就柯南吧,学习学习犯罪手法,说不定以后用得到。正看的开心,突然手机叮叮咚咚的响个不停,我还以为有人找我买水呢,赶紧去看消息,结果都是在说什么病毒的,为了不影响我看剧,我关了静【云.帆.学.社.】音,因此,错过了外界的消息。

起初,只是街上有人在拼命的咳嗽,人们都没有在意,该上班上班,该上学上学,生活一切照旧,只是有一批谨慎的人戴起了口罩。近年来各种肺炎肆虐,人们都养成戴口罩的习惯,有人咳嗽,也当他又阳了,远离了些。可随着时间的推移,人们渐渐感觉到了不对劲。伴随着越来越多的咳嗽声,街上的老鼠也越来越多了,这可是城市啊,于是乎,市政部门和环保部门的电话都快被打爆了,到后来,消防部门和110也不停接到报警电话。越来越多的人生病了,高烧不退,肺部肝炎,医院里人满为患,由政府部门牵头组织,各个部门联合开展的灭鼠进行也在紧锣密布的进行着,可是鼠越灭越多,住院的人症状也完全没有减轻,所有事情在朝着不【云.帆.学.社.】可控的方向发展,直到一个清晨……

我正在悠哉悠哉的刷着动漫,想着我的屠城大计,锅里煮着的料理包正式我今天要吃的鱼香肉丝,旁边是泡好的方便面,此刻,一碗香喷喷的鱼香肉丝盖面就做好了,我吸溜了口面条,整个人都舒爽了,一口面,一口菜,美哉。吃完,顺手就把泡面袋和料理包袋扔进垃圾桶袋里,准备下次出门时一起带出去。

清晨时分,城市的天际线被朝霞染成了血红色,仿佛预示着即将到来的灾难。街道上的行人还沉浸在上班的氛围中,无人注意到地下的阴影正在蠢蠢欲动。

突然,地面开始微微震动,像是有什么东西在地底下疯狂挖掘,寻找出口。接着,一只只小巧的身影从下水道的缝隙中钻出,它们的红色眼睛在朝阳中闪烁着贪婪的光芒。一群群老鼠【云.帆.学.社.】,如同被某种不可抗力驱使,汹涌而出,宛如一条条黑色的河流,迅速蔓延开来。

人们惊恐地尖叫起来,试图逃离这突如其来的灾难。老鼠们的数量之多,以至于地面上的每一寸空间都被它们占据,它们的尖牙和锋利的爪子在人群中肆意撕咬。只有汽车嗡鸣声和小吃香味的街道瞬间变成了惨叫和哀嚎,空气中弥漫着恐慌和血腥的气息。一位老人跌倒在地,无力地挥动着手中的拐杖,试图抵御那些扑面而来的老鼠。但是,这些小型的掠食者如同不知疲倦的战士,一波接一波地攻击,直到老人的呼救声戛然而止。在这场突如其来的浩劫中,无数的生命在不甘和恐惧中被夺走。警报声在城市中回荡,但是对于那些已经陷入混乱的市民来说,救援似乎太过遥远。老鼠的洪流不仅仅是【云.帆.学.社.】对肉体的侵袭,更是对人心的摧残。此刻,外边已成人间炼狱。鼠潮退去,街上只剩下行动怪异,喉咙发出剧烈咳嗽声的人了。不对,它们不应该被称为人类,他们身上到处都是被啃咬的痕迹,几乎没有肉了,可它们依旧顽强的在街上行走着,缓慢而又执着,直到一个幸存者打开了躲避鼠潮关上的门,听到声响,它们飞快扑向开门的幸存者,再也没有了刚才的迟缓。

夜晚,鼠潮再次来袭,墙面上,地面上,楼顶上,到处都是老鼠的身影,它们啃咬着可以啃咬的一切。直到清晨第一缕阳光升起,鼠潮才退去。有一批机智的人趁鼠潮退去,丧尸追逐者鼠群跑远的空段,离开单元楼,出门寻找食物,从丧尸开始到鼠潮来袭,已经过去一段时间了,家家户户都没有了存量,即使有,【云.帆.学.社.】也被昨晚的鼠潮糟蹋殆尽了。

安心的窝在我的地下库里,突然一则新闻引起了我的注意,点开视频,到处都是老鼠在啃咬人,继续往下看,就是人咬人的视频。当我还在感慨现在的人为了红,这种视频都能做出来博流量时,收到了官方的通知:各位市民,近期鼠患频发,多人被咬伤后出现了狂犬病的症状,具体什么原因,专家还在研究,请广大居民关好门窗,不要出门,不要出门,不要出门……就下来就是和我刚才看的视频类似的视频,不过这个视频打了码,血液也用特殊颜色处理了,卡起来没有刚才恶心了。看完新闻,我才后知后觉反应过来,现在,应该是小说中说的末世了,那些咬人的,应该就是传说中的丧尸。

我紧张的看了看周围,发现没有一只老鼠,紧接着,我把【云.帆.学.社.】食物和燃料放在了床的周边,留出了侧身通行的地方,其余地方全撒上了艾草粉,再撒上一层雄黄粉,隔了一段距离,再把蛇窝放在最外围。我好像意识到了一个严重的问题,这些蛇,我从来没喂过,可这么长时间了,它们依旧很健康,想到了近期的鼠灾,汗水顿时浸湿了我的后背,我究竟到少次和死神擦肩而过了。可能因为蛇和药粉的缘故,我这里从来没有进过老鼠,我就这样平静的过了好久。直到住所迎来了一群不速之客。

夜里,我刚睡着没多久,就听见了重物落地的声音,回头看去,是我的大门被人踹倒了,约模七八个人,还没等我开口,一把菜刀架在了我脖子上,命令我准备吃的给他们,然后咕咚咕咚的喝着最靠近外门那一排水,我刚想制止,脖子一痛,几滴血滴【云.帆.学.社.】在了地上,我赶紧停止动作,小心的避着刀,去烧水泡面。其中一个肌肉大汉看我如此听话,不由一阵得意,踹了我好几脚,见我不反抗,瞬间失去了兴致,只嘱咐我麻利点,它们都快饿死了,我一边等水开,一边偷听着他们的谈话。从他们的交谈中我才了解到。近期大大小小的几次鼠灾,城市里能吃的食物都被糟蹋光了。政府尽力抢救,可剩下的也不够城市里那么多人分,有些人饿急了,就在地上捡被老鼠糟蹋过的东西吃,结果就发高烧了,接着就是咳嗽,直到变异。医院已经顾不过来那么忙多人了,所以变异的人越来越多了。人们只能自己找出路,于是,一群人来到了农村找食物。他们之所以会来农村,是因为其中一个女生说过农村家里为了很好的储存粮食,家家户户【云.帆.学.社.】都有灭鼠奇招,粮食肯定很多都保存的很完整,其次村里人少,丧失肯定也少,他们就出来碰碰运气。

这时,面也泡好了,八个人狼吞虎咽的吃起来了。吃完,领头的壮汉还在说要留在这里,队里的其他人却不太情愿,他们想在这里找家相对干净一点的屋子,然后把我的东西都搬走,壮汉想了想也同意了,毕竟,我的果库环境太差了,只有一张简易床,因为睡觉的原因,我也没开灯,四周漆黑黑的。正说着呢,突然壮汉的鼻子里鲜血喷涌而出,接着,其余几人也都眼睛充血,口吐鲜血,接着倒地不起……

我无奈的说了声:“是你们不让我开口的。”当第一个人端起水桶开始灌水的时候,我就想说那水不能喝,结果被人威胁了,我也就懒得开口了。最外围的几桶水是我最早配【云.帆.学.社.】毒药的那批,本来想拿出去处理掉的,结果一时忘了,又害怕自己误食,就放在了最外围,结果被壮汉一行人喝掉了。可能时间长了,我还担心没有毒性了,准备等他们吃完后,下次再要喝水时再下药毒杀他们。要死也要做个饱死鬼不是。还没等我再次动手,就发生了眼前的一幕。

我浑身挂满药粉包,用小推车把尸体分批运送出去。为了预防他们被咬后变异,我把尸体而扔在了一个山坳里,估计很快就会被老鼠分食。回到家,修好了被踹坏的门,把那批人进来后破坏掉的药粉补齐后,洗漱后躺在了床上,回想着今天发生的一切,我觉得我的平静日子要保不住了,此刻我不知道是兴奋还是害怕。

由于中国历史上经历过大大小小的鼠疫,对于防治鼠疫有大量的心得,没过多长时【云.帆.学.社.】间,政府就做出了反应。首先,对于任何一种瘟疫,防治工作的第一步都是对疾病的认知和理解。我们平时耳熟能祥的声音在新闻联播对民众解释道:鼠疫,由鼠疫杆菌引发,通过老鼠等啮齿动物传播,人类感染后会出现高热、出血等症状。理解这种疾病的发病机制和传播途径,有助于我们采取有效的预防措施。定期开展灭鼠行动、清理垃圾、改善卫生环境等措施,可以降低老鼠等啮齿动物的种群密度,从而减少疾病传播的可能性。

其次,建立国家建立了健全的疾病监测系统,此系统是防止瘟疫爆发的重要保障。通过覆盖全国的疾病监测网络,可以及时发现并处理可能出现的疫情。当有病例出现时,立即隔离治疗,同时对接触者进行追踪和观察,防止疾病进一步扩散。此外【云.帆.学.社.】,对于可能成为传播源的动物,也应进行监控和隔离。

然后,疫苗是防止瘟疫的有效武器。虽然现代医学已经有了许多对抗瘟疫的方法,但疫苗是最为经济、有效的手段。通过大规模接种疫苗,可以保护易感人群,降低疫情爆发的风险。同时,疫苗还可以用于对动物进行接种,从源头上阻止瘟疫的传播。

最后,公众的健康教育和自我防护也是至关重要的。通过广泛宣传瘟疫的危害和预防方法,可以提高公众的疾病防范意识。在疫情爆发时,公众应保持冷静,遵循政府的防控措施,如佩戴口罩、勤洗手、避免聚集等。同时,公众还应提高自我防护能力,如保持生活环境的清洁卫生、避免与老鼠等啮齿动物接触等。

很快,政府就开展了灭鼠行动。前几天,天空中一直有无人机飞【云.帆.学.社.】过的身影,无人机下悬挂大量诱捕药剂,吸引着老鼠进入设置好围捕笼的区域,等全部老鼠进入后,统一销灭。无人机的嗡鸣声和爆炸声整整持续了两天。第三天政府又发出通知:晚上全市进行消毒,请各位居民关好窗户,药剂喷撒期间,不要探出头张望,一面被误伤,就这样鼠潮被解决了。这时人们的关注点又从鼠潮转到了丧尸身上……

没有了老鼠,居民也都居家中,丧失处理起来就方便多了,用对付鼠群同样的方式,集中消灭了大量的丧失,剩余的小部分,也被军队很快消灭了,疫苗还没研制出来时,这样灾难就被解决了,人们走出家门欢庆。

可粮食依旧是个大问题。政府集中调配的数量有限,各个产粮大省都遭遇了鼠疫,颗粒无收,国家储备粮也遭到了不同程度破坏【云.帆.学.社.】,一段时间内,居民们能分配到的食物越来越少,于是就又有人效仿“前辈”,打起来别人粮食的主意。城市里有军队守着,大家都不敢造次,于是很多人就把主意打到了农村。

一个破桌子竖起来就是我此时的门了, 我的门都不知道被踹坏多少次了,那个抛尸的山坳都快被填满了。反正还会有下一次,我也懒得修了,直到某天的凌晨,黎明的光线还未完全穿透云层,城市依旧沉浸在一片朦胧的睡意中。然而,这份宁静被突如其来的震动粗鲁地打破。起初,是地面的轻微颤抖,如同远处传来的低沉鼓声,让人不由自主地紧张起来。接着,颤抖迅速升级为猛烈的摇晃,仿佛有一只看不见的巨手在无情地摇撼着这座城市的每一寸土地。电线杆摇摆不定,火花四溅,犹如烟火表演【云.帆.学.社.】中的绚烂开场。地面裂开了口子,仿佛大地的伤痕,深不见底。尘土飞扬,视线变得模糊,空气中弥漫着恐慌的味道。就在此刻,只听见轰隆一声,果库上的一层房屋倒塌了,果库的出口彻底被掩埋了。我一动不动,就静静看着被封的出口,没有惊慌,只有一阵无力感,毁灭吧,都别活了。躺在床上,一会就睡着了。

此刻的城市中,一片死寂笼罩了这座城市。那些建筑,曾经是我们自豪的天际线,现在却成了摇摇欲坠的骨架。街道不再平坦,到处是坑洼和碎石,汽车翻覆在路边,它们的警报声此起彼伏,却无人理会。那些熟悉的商店、咖啡馆,甚至是那个小公园的秋千,都已不复存在。只有断壁残垣,诉说着地震的破坏。电线杆倾斜,断裂的管道喷涌着水流,城市的基础设【云.帆.学.社.】施遭受了毁灭性的打击。人们在废墟中哭泣,寻找着失散的亲人,他们的面孔上写满了震惊和不敢置信,明明他们才经历了鼠灾和丧尸,明明一切都好起来了,上天又给他们开了这样一个玩笑。可灾难远不止这些,刚才忙着自救,随着太阳的升起,人们也没有注意周围,此刻救援结束,受灾人们暂时被安置在救援中心平静下来,随着夜幕的降临,人们才发现停电了。这个曾经光彩夺目的舞台,现在沉浸在一片漆黑与寂静之中。停电不仅仅是光的缺失,它还带走了城市的声音。没有了电力,夜晚变得异常安静,一切机械的生命似乎都被按下了暂停键。人们都抱着侥幸心理觉得政府很快就会处理好,长时间的担惊受怕早就使他们精疲力劲,大家也没有了聊天的心思,在各自分配【云.帆.学.社.】好的休息地点沉沉的睡去,没有人意识到,这一次停电会持续很长时间。

第一天,点没有来,第二天依旧,一周了,依旧如此。维持秩序的工作人员此刻焦头烂额,他们在尽力的安抚着民众,可效果甚微。一周的平静,地面不再有异动,绝大部分人被安排回家居住。这样,也可以减少政府的压力。分到食物,房子还能居住的家庭匆匆回到了家。

停电初期,人们还能保持冷静,但随着时间的推移,一些人开始利用这片黑暗作为犯罪的掩护。街道上,原本由街灯投下的明亮光线不复存在,取而代之的是阴影和隐蔽的角落,为不法之徒提供了隐匿之所。。犯罪者就像夜行的掠食者,他们的眼睛适应了黑暗,他们的耳朵捕捉着每一个可能揭露他们行踪的微小声响。他们穿梭在黑暗的【云.帆.学.社.】城市中,寻找着下一个目标,无声无息,却充满了致命的威胁。

一栋独立的住宅内,屋主的呼吸均匀而深沉,沉浸在梦乡之中。然而,他们并不知道,有人正悄悄地撬开他们的后门。入侵者像幽灵一样穿行在屋内,他们对这家人的生活了如指掌,知道哪里藏有水,哪里放着食物。他们留下的,只有被翻动过的抽屉和空荡荡的保险箱。

原以为家中会安全些,结果……居民区内,家庭成员开始感受到不安。他们检查每扇门窗是否已经上锁,耳朵贴近墙壁,试图捕捉任何异常的声音。孩子们被紧紧地拥入怀中,父母用温柔的话语和摇篮曲来安抚他们,却掩盖不住自己颤抖的声音。在这个没有电的夜晚,每个响动都可能是入侵者的脚步。他们在夜间加装了更多的锁,用大型家具抵住【云.帆.学.社.】门窗,甚至有的家庭选择了夜里留人守夜。

警察的工作变得更加艰难。没有了监控摄像头,他们不得不依靠手电筒和巡逻来维护秩序。但在这片漆黑中,他们的视线受限,反应时间延长,犯罪分子往往能够轻易逃脱。此外,通讯中断使得报警和调度变得复杂,警力无法及时到达需要帮助的地方。

停电引发的犯罪不仅仅是物质损失,更是对社会信任的侵蚀。人们开始怀疑邻里之间的关系,对陌生人充满了戒心。原本邻里之间的友好交往被一种难以名状的防备所取代。人们的眼神不再纯粹,而是多了一层审视和猜疑。人们开始怀疑,那个帮忙提东西的邻居是否有其他动机,那个经常微笑打招呼的街坊是否在暗中窥视自己的家。每当夜幕降临,家家户户呆在各自的角落,害怕黑暗【云.帆.学.社.】中的不确定性和潜在的威胁。在这种氛围中,即使是最微小的争执也可能迅速升级,因为人们的神经已经被绷得紧紧的。

社区中的互助精神开始消退。那些曾经不假思索地伸出援手的居民,现在在帮助他人之前会犹豫再三。他们担心自己的善良可能会被利用,担心今天分享的一瓶水或一块面包,明天就会成为自己的不足。在这种心态的驱使下,人们之间的距离越拉越远,社区的凝聚力逐渐消散。甚至在白天,当人们相遇时,那些曾经不经意的微笑和问候也变得稀缺。他们的眼神中多了一层审视和猜疑,每个人都在对方的目光中寻找潜在的威胁。这种变化不仅仅体现在成年人之间,连孩子们也能感受到。他们不再自由地在街上奔跑,不再与邻家的小伙伴分享玩具,因为他们的【云.帆.学.社.】父母告诉他们,现在的世界不再像以前那样安全。

警方对这种夜间犯罪的回应是加强巡逻,特别是在那些犯罪率较高的区域。他们努力在夜晚为市民提供安全感,但他们也知道,他们不能无时无刻守护每一个人。因此,他们鼓励市民采取预防措施,比如不要单独行走,保持警觉,以及在必要时寻求帮助。可在大家彼此不信任下,一切行动又开展的很困难。

因为上层房屋的倒塌,我这里再也无人光顾过。半夜,我是被冻醒的,外边已经开始下雪了,也对,好像已经到十一月了。我紧了紧身上的外套,寻找我囤积的燃料,一无所获,我又开始寻找可用的木材,寻找着一切可以御寒的东西,试图抵御这股逐渐侵袭的寒意。但风似乎有着自己的意志,无情地穿透我的衣物,缠绕在我【云.帆.学.社.】的每一根神经上。我颤抖着,肌肤开始起鸡皮疙瘩,我用力的挫折手臂,企图增加一丝温暖。 随着时间的流逝,寒冷变得更加强烈,它不再是轻微的刺激,而是一种深入骨髓的疼痛。我的牙齿开始打颤,手脚变得冰凉而麻木,我的呼吸变得急促,但每一次呼吸都像是在吸入冰碴,刺痛着我的肺。我试图移动我的脚步,但它们像是被冻结在了原地,不再听从我的指令。

我知道我应该保持清醒,应该寻找避难所,但思维变得迟钝,就像被寒冷的手掌紧紧抓住,无法挣脱。我感到一阵阵的疲惫袭来,我的眼皮沉重得像是铅块,我努力地保持它们的张开,但最终还是慢慢合上了。

在这个冰冷的世界中,时间似乎失去了意义。我不再感到疼痛,因为我的感觉开始麻木。我的心跳变得【云.帆.学.社.】缓慢而有力,每一次跳动都像是在告别。我躺在床上,透过坍塌看着天空中的星星,它们闪烁着冷漠的光芒,仿佛在告诉我,这就是生命的终点。

最后,我感到一种奇异的平静。寒冷不再是敌人,而是一个温柔的伴侣,引导我进入一个没有痛苦、没有烦恼的世界。我的意识开始模糊,我知道我即将离开这个世界,但我不再害怕。我闭上眼睛,任由这片冰冷的天地将我拥抱,带我进入永恒的沉睡……梦中一切又变成了最初的模样,车水马龙,灯火通明。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10 分享
评论 抢沙发
头像
欢迎您留下宝贵的见解!
提交
头像

昵称

取消
昵称表情代码图片

    暂无评论内容